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經濟網 > 健康 > 健康資訊 > 正文

警惕新型毒品魔爪伸向青少年

2019-06-27 13:10:41  來源:浙江經濟網  有評論

6月26日,在南京市人民檢察院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通報了2018年以來全市檢察機關查辦的5起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其中專門公布了一起在校大學生先后3次購買毒品“郵票”的案例。

毒品“郵票”表面上是一幅印有精美圖案的紙張,被等量分成多個帶有像郵票鋸齒邊緣的方形小塊,含有一種學名叫“麥角二乙酰胺”(簡稱“LSD”)的有毒致幻劑。服用者只需撕下半塊“郵票毒品”含在舌下,通過唾液分解后,視覺、聽覺等感知系統很快就會出現強烈的幻覺,乃至喪失理智。

通報指出,近年來,毒品“郵票”逐步流入國內,強烈的致幻效果迎合了部分年輕人追求刺激的心理,且價格低廉、吸食方便,逐步在沉迷夜店的年輕人中盛行起來,嚴重危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記者檢索發現,從2016年至今,國內涉及新型毒品“郵票”的案件共計11起,分布多地,涉案人員多為80后、90后,他們都是通過國外的網絡論壇了解到該毒品,并通過境外“暗網”用比特幣支付購買毒品“郵票”再郵寄回國。其中,利用互聯網和快遞進行分銷的新型毒品走私通道非常隱秘。

小紙片上的新型毒品

出生于1990年的重慶人張奇(化名)研究生畢業后成為一家IT公司的項目經理。2016年,他在一家境外網站的論壇上了解到,毒品“郵票”這一新型毒品在國外年輕人群體中很流行,利潤可觀,于是便從一個加拿大商家手里購入毒品進行售賣。

經過南京建鄴警方調查發現,不管是毒品“郵票”的販賣者,還是吸食者,多是90后年輕人,“大都接受過本科及以上的教育”。

南京警方最初是從一名出生于1991年的吸毒人員那里得知毒品“郵票”的。2018年10月,警方從他家中搜出貼著某手繪工作室標簽的信封,里面裝著一張人像素描,和13枚“郵票”。經檢測,每片小拇指指甲一半大小的“郵票”上,含有100~200微克的LSD成分。

原來,這名吸毒人員在社交媒體吸毒人員的交流群中,結識了名為“洗心人”的重慶商家并購買毒品“郵票”,后將交易金額轉給名為“何由”(化名)的支付寶賬戶。

通過進一步偵查,警方發現真正的毒販是張奇,“何由”的手機號、支付寶賬號等一整套身份,是張奇通過非法途徑“購買”的,以此躲避警方偵查。

2018年11月,張奇被警方抓獲,警方在其家中找出用錫紙包裝的72枚“郵票”。

一個有著研究生學歷、收入可觀的IT工程師為何會販毒?

據辦案警察孫柏威介紹,2016年,張奇在境外網站了解到LSD這一新型毒品的性質和作用,以2000~3000元人民幣的價格購入一版10×20厘米大小的“附毒”紙張,每版分割成70多枚不到人體小拇指指甲一半大小的“郵票”,每枚小“郵票”售價為200~300元不等,整版售價高達1.2萬元,獲利四五倍。張奇通過社交網絡平臺,尋找吸毒目標人群分享廣告,兜售毒品“郵票”。孫柏威介紹,這些交易全部在網絡上進行,警方通過篩查張奇的社交軟件好友及聊天記錄,抓獲了其他3個“下家”,涉嫌吸毒的3人都是90后。

“暗網”神秘交易逃避警方追蹤

2018年8月,廣東江門警方破獲全國首例互聯網跨境販賣毒品“郵票”案件。據報道,廣東共抓獲販賣毒品“郵票”分銷人員18人,吸毒人員31人,繳獲“郵票”482張。此外,全國27個省市的180多人也涉案。

2018年7月,江蘇海安警方也破獲了一起毒品“郵票”案:80后海南人何某在暗網上聯系境外賣家,用比特幣購買,通過國際郵件收貨,然后在國內分銷,獲利1.7萬余元。值得關注的是,該案6名犯罪嫌疑人中有4人是95后,兩人是85后。

據國內一名網絡專家介紹,暗網是需要特殊工具才能訪問的隱藏網絡,被稱作“隱藏的服務器”。在暗網中,網站的所有者、供應商和買家都使用動態IP地址,保持相對的匿名性。

該專家介紹,比特幣是一種P2P形式的虛擬加密數字貨幣,很多人在暗網使用比特幣進行匿名非法買賣,這樣做的目的是躲避警方追蹤。

部分沾染毒品“郵票”的年輕人最開始是出于模仿和好奇。

20歲的杭州青年張東(化名)喜歡嘻哈,經常登陸一家社交媒體看偶像發布的新內容。一次,他看到偶像發視頻,將一個指甲蓋大小的“郵票”放在舌尖上,沒過多久,偶像就像變了一個人,異常亢奮。

在好奇心驅使下,張東也想要買些來試試感覺。他平時喜歡吸電子煙,通過朋友介紹,在吸電子煙的朋友圈里聯系上了潘某買到毒品“郵票”,拿到后,立刻將其掛在自己的社交軟件朋友圈中賣,并附上使用方法的視頻。后來,他被法院以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兩個月。

如何撕掉新型毒品的“偽裝衣”

近幾年,這種從國外傳入的毒品“郵票”在國內逐漸蔓延。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輸入關鍵詞“毒品”“LSD”搜索,共有16條結果。其中,2015年1起,2016年2起,2017年5起,2018年7起案件,案件數量逐年遞增。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及公安部關于辦理毒品的相關司法解釋,毒品“郵票”含有的LSD屬于非藥用類精神藥品管制品種。

今年6月17日,國家禁毒辦發布《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曝光毒品市場中發現的如“神仙水”“娜塔沙”“0號膠囊”“氟胺酮”等新類型毒品。這些毒品花樣翻新,不斷變換包裝形態。

據國家毒品實驗室檢測,2018年新發現新精神活性物質31種,新精神活性物質快速發展蔓延是目前全球面臨的突出問題。

“新型毒品很難從服用者身上檢測出來,但其危害程度絲毫不亞于諸如海洛因、冰毒、K粉等傳統毒品。LSD產生的致幻感是一般搖頭丸的3倍。”孫柏威介紹。

孫柏威表示,純凈的LSD無色、無氣味,制成“郵票”后外形極具迷惑性,有的甚至呈半透明狀,還有制毒人員將其放入食物、飲料中引誘吸食者直接口服。其攜帶、食用十分方便,偽裝程度極高。

據中國禁毒網的一篇相關文章介紹,幾微克的LSD就足以讓人產生幻覺,使用后通常會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并出現急性精神分裂和強烈的幻覺,造成極大的心理落差。此類毒品的配制液一般是袖珍眼藥水的樣子,可以滴眼睛上,還可以滴在吸水紙上稀釋后取一小片服用。這種口含毒品也可水溶后浸泡特制的郵票,再經過復雜的干燥工藝制成毒品“郵票”。

不可忽視的是,毒品“郵票”對人體的神經中樞系統會有強烈的損害作用,如果長期使用,會誘發精神分裂癥等癥狀,甚至產生自殘、自盡等一些極端行為,非常危險。

西南政法大學毒品犯罪與對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黃開誠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毒品以“郵票”的形式出現,等于給毒品穿上了一層“偽裝衣”。諸如“郵票”“糖果”等新型毒品不斷翻新、層出不窮,表明毒品犯罪分子制毒的靶向性更強了。國家禁毒委員會應按程序對一些不具有醫學用途的新出現的精神藥物報批并進行列管,以確保打擊、懲治新型毒品犯罪有法律依據。(李超)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周妙金


  • 浙江經濟網微信公眾號

  • 浙江經濟網微博
標簽: 毒品 郵票 致幻
【關閉】 【打印】 【糾錯】【收藏】

轉載免責聲明:

  凡本站注明 “來自:XXX(非浙江經濟網)”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質的信息傳遞及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識產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本站,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

用微信掃一掃

浙江經濟微信公眾號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