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浙江經濟網 > 中心鎮在線 > 城鎮熱點 > 正文

鄉村放映員:41年放映6000多場“紅色電影”

2019-06-10 14:53:39  來源:浙江經濟網  有評論

6月5日19時,天色剛暗。位于杭州留下街道楊家牌樓的中心小廣場上,65歲的楊志平頭戴照明燈,向前微微欠身。他的身后,是數百雙聚精會神的眼睛,齊刷刷盯著七八米開外的熒幕——上面正播放著電影《廉政風云》。

“當了41年放映員,放了6000多場電影,晚飯幾乎都吃成了夜宵。”楊志平向記者打趣道。

1978年,楊志平進入了當時的“留下放映隊”,成為一名鄉村電影放映員。從那時起,他和同事萬永良一起,用自行車載著放映器材走村串巷,找空地架起設備,拉來電線,支好熒幕,在一個個農事繁忙后的夜晚,把歡樂送到千家萬戶。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幾乎每個鄉鎮都組織了電影放映隊。據楊志平回憶,在杭州范圍內,鄉村電影放映隊最多時達上百支。即便如此,由于電影“檔期”有限(一部熱門電影,每個鄉鎮往往只有3天租期),依然滿足不了需求。一個放映員,十來個村“搶”,也是常有的事。

“一個放映隊,既是一座流動的電影院,也是一個流動的宣傳站。”楊志平說,選擇影片時,他挑的幾乎都是紅色題材電影。從最早的《地道戰》《閃閃的紅星》,到后來的《開國大典》《大決戰》,楊志平總在第一時間帶給鄉親們。

此外,楊志平還有個保持至今的“小習慣”——在每一場電影開播前,他都會進行半小時左右的“紅色思想教育”。有時,他會用放映機播放自己親手制作的幻燈片,都是黨和國家的方針、政策;有時他會自編自演一段江南小調,用二胡、快板伴奏,引發全場掌聲雷動。

上世紀90年代初,隨著電視的不斷普及,剛經歷了“黃金十年”的鄉村電影逐漸步入低谷。對于楊志平來說,“吹彈打唱”依舊,只是為之喝彩的觀眾越來越少。

身邊放映隊的同事一個接一個離開,周邊村莊的電影放映隊也紛紛解散。有人勸楊志平改行,合伙做生意、跑運輸,可他一一婉拒。“一方面,我真的愛干電影放映這一行;另一方面,紅色電影的教育作用百姓需要,社會也需要。即使別人不干了,我還得干!”

1998年,楊志平把自家的兩層樓房進行了改造,一樓的幾間房打通,安置好座位和放映設備,一個約150平方米的“家庭電影院”開張了。平時晚上放映,休息日全天不休,主題依然是“紅色電影”,門票一元一張,能看兩部電影。

楊志平的“家庭電影院”一開就是10年。人多的時候,100多人的位子能滿座。人少的時候,觀眾只有十來個人,甚至個位數的也有。最少的一次,只來了6個人,連租片的成本都收不回。可楊志平始終沒有放棄。

2007年起,國家開始實施“21312”工程,重點支持鄉村電影放映——從最開始一場補貼150元,到如今補貼逐步提高至一場240元。對于楊志平來說,這項政策如同雪中送炭——他終于可以背起設備,再次出發放映了。

轉塘、閑林、下沙……隨著杭州城市的擴張,楊志平的放映足跡越來越遠。他發現,鄉村電影的觀眾也變了——從本村村民,逐漸變成了租住在村里的外來務工人員。出租房里往往沒有電視機,對于這些“新杭州人”來說,一場免費的電影,意味著一次身心的放松。也正是這個原因,幾十年前“每場爆滿”的情景又回來了。

觀眾變了,楊志平“紅色思想教育”的內容也變了。“進城務工指南”“建筑工地安全教育紀錄片”“公安防詐騙專題”……這些新內容,不斷充實到他的片庫中,為“新杭州人”的新生活貢獻力量。

同時,正在杭州遍地開花的農村文化禮堂,也成了楊志平和鄉村電影的新陣地。在楊家牌樓,今年3月正式落成的農村文化禮堂一樓,專門開辟了約80平方米的“紅色影廳”。這個大廳既是楊志平風雨無阻的放映場地,也成了村里的黨建基地。

楊志平說,只要有機會,他的“紅色電影”放映之路會一直走下去,“這是我一生的使命!只要有需要,我就會帶著我的播放設備出現,為農村帶來歡樂和正能量。”(趙路)


  • 浙江經濟網微信公眾號

  • 浙江經濟網微博
標簽: 電影 紅色 黨建
【關閉】 【打印】 【糾錯】【收藏】

轉載免責聲明:

  凡本站注明 “來自:XXX(非浙江經濟網)”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非盈利公益性質的信息傳遞及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侵犯您的知識產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本站,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

用微信掃一掃

浙江經濟微信公眾號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